清朝历史网--专注清朝历史|清朝的那些事 | 网站地图 | TAG标签
当前位置:清朝历史网 > 清朝皇帝 > 顺治皇帝 > 顺治给康熙留四辅臣为何没一个皇家亲王

顺治给康熙留四辅臣为何没一个皇家亲王

发布时间:2017-10-05| 来源:清朝历史网 | 浏览量:

  顺治十八年(1661),光头皇帝福临是真的做了行痴和尚,还是出家未成患天花而崩?这有争议。但,他给后继之君康熙留下四为辅政大臣:索尼、苏克萨哈、遏必隆、鳌拜,还是真切切的史实。

  此四辅臣,没有一人为皇家亲王,没有一个姓爱新觉罗。除了遏必隆是清太祖努尔哈赤第四女、和硕公主穆库什的儿子,沾亲带故外,其他三人在顺治驾崩时都非皇亲国戚。

  顺治帝为何不选自家兄弟亲王,给儿子做辅政大臣呢?这是有原因的!

  崇德八年(1643)八月九日晚,皇太极暴卒,没有确定接班人。在最高权力突然出现真空的时机,皇室内部在皇位继承问题上,发生了激烈的冲突像。当初皇太极上位一样,又有三位最具争位实力:

  一、皇太极嫡长子、和硕肃亲王豪格。他有其父拥有的强大的正黄、镶黄二旗作后盾,自己南征北战二十年,军功卓著,并统摄户部的财政大权,在王公大臣中享有威望。他该是皇太极精心培育也最理想的接班人。

  二、和硕睿亲王多尔衮,他和同胞兄弟阿济格、多铎拥有正白、镶白二旗人马,他还是努尔哈赤末任大福晋阿巴亥所生的“嫡系”,得到了不少老臣的支持,势力相当强大。《清史列传·多尔衮传》记载他:“又擅自诳称太宗文皇帝之即位,原系夺立,以挟制中外。”此次又是他的机会。

  三、努尔哈赤的废太子、四大贝勒之首的代善,虽退居幕后数年,但拥有正红、镶红二旗,在八旗王公中资历最老、地位最高,又有一批封授王公的儿孙,势力还和他当初参与夺位战一样,他是最强的。

  议立新君,两黄旗欲立豪格,两白旗拥戴多尔衮。二人势均力敌。为了掌权,多尔衮向代善求援,提出一个折中办法(另一说法是济尔哈朗提成),改立皇太极第九子、6岁的福临,由济尔哈朗和多尔衮辅政。

  济尔哈朗是努尔哈赤的侄儿、镶蓝旗主,一向为人谨慎,很得皇太极生前重用。他在继统的最大权力角逐上,不能卷入过深。表面上颇为软弱的济尔哈朗站到了豪格一边,但他又对豪格继位缺乏信心,担心日后被清算。他的“恭顺”,深深地影响了政治格局的走向。

  福临冲龄嗣统,是为顺治帝。

  济尔哈朗受封信义辅政叔王,但没过几年因建造府邸逾制,被罢免了辅政职务。

  多尔衮大权独揽,由辅政王改称摄政王,迅速打击豪格和代善,党同伐异,擅权自重。

  朝政怎样处理,人事如何安排,都是多尔衮说了算!多尔衮指婚,顺治不可以说不!在多尔衮的眼里,顺治是他的儿皇帝!

  做叔父摄政王、皇叔父摄政王不过瘾,多尔衮还想顺治自称儿皇帝。顺治不干,多尔衮索性做皇父摄政王。《清史稿·多尔衮传》说,顺治“五年十一月,南郊礼成,赦诏曰:‘叔父摄政王治安天下,有大勋劳,宜加殊礼,以崇功德,尊为皇父摄政王。凡诏疏皆书之’”。

  这份诏书很可能是多尔衮炮制的。顺治三年五月,他以皇帝印玺收贮皇宫,每次调兵遣将都要奏请钤印,十分不便。于是,即遣人将印玺都搬到自家。是年起,多尔衮所用仪仗的种类与皇帝等同,均为20种,只在具体数目上略少。第二年,多尔衮不再向顺治帝行礼,“以后凡行礼处,跪拜永远停止”。多尔衮做了皇父摄政王之后,“所用仪仗、音乐及卫从之人,俱僭拟至尊”。凡一切政务,多尔衮不再请示,专断独行,一律称诏下旨。

  顺治七年八月,多尔衮追尊生母太祖妃乌喇纳拉氏为孝烈恭敏献哲仁和赞天俪圣武皇后,祔享太庙。十二月初九,多尔衮因上月行猎跌伤,死于古北口外喀喇城。顺治率王大臣缟服东直门外五里,迎多尔衮遗体,下诏追尊为懋德修道广业定功安民立政诚敬义皇帝,庙号成宗,丧礼依帝礼。

  这些事情,已逐渐明白事理的顺治帝,自然不情愿。民间还流行一首张煌言《建夷宫词》:“上寿觞为合而尊,慈宁宫里烂盈门。春宫昨日新仪注,太礼恭逢太后婚”,说其母孝庄太后下嫁多尔衮,使顺治更加羞愧。

  多尔衮死后不久,政敌纷纷出来攻击。已乾纲独断的顺治帝,迅速做出反应,正式宣布多尔衮罪状,追夺一切官爵封典,毁墓掘尸,接连处罚其党羽,使之势力顷刻瓦解。就连多尔衮从多铎家过继来的养子,也被革归宗。

  无疑,多尔衮是顺治帝一生的痛!

  顺治帝摆脱了多尔衮的控制,真正亲政,但他不曾走出多尔衮留下的阴影。他给儿子玄烨选择的顾命大臣,大都是多尔衮的反对派和倒戈派。

  索尼为正黄旗,苏克萨哈系正白旗,遏必隆、鳌拜皆镶黄旗,都属于上三旗臣,是帮助皇帝治理国家的中坚力量。辅臣人选必然出自上三旗,“有军国重事,在禁中与满洲学士,尚书等杂议”。同时,他们都是典掌侍卫亲军的内大臣。

  《清史稿·索尼传》记载:“太宗崩后五日,睿亲王多尔衮诣三官庙,召索尼议册立。索尼曰:‘先帝有皇子在,必立其一。他非所知也。’”两黄旗大臣在大清门盟誓,令巴牙喇兵张弓搭箭,围绕宫殿站立。索尼首先提出立皇子为帝。福临继位。索尼等六人在三官庙盟誓,发誓忠心辅佐幼主,六人一体。索尼既不阿附豪格,得到过多尔衮的奖赏,也“终不附睿亲王,于政事多以理争,王由是恶之”,被多尔衮夺官抄家。

  鳌拜是皇太极生前统领的镶黄旗护军统领,在豪格与多尔衮的皇位争夺战中,他与索尼等八人会集于豪格府邸,“共立盟誓,愿死生一处”,谋立肃亲王为帝,以武力威胁多尔衮不得觊觎帝位。多尔衮摄政后,首先打击豪格及其拥护者。鳌拜是豪格的坚定拥护者,又不顺从多尔衮,遭到残酷打击。

  顺治亲政后,闻知索尼、鳌拜等曾盟誓“一心为主,生死与共”,忠心耿耿,遂极为敬重。

  顺治特召索尼回来,恢复前职,累进世袭一等伯,提拔为内大臣,兼议政大臣,总管内务府,成为首席大臣。索尼在任其间,严明法度,力求赏罚分明。

  鳌拜随侍顺治,参与管理国家事务,如商讨本章批复程序、联络蒙古科尔沁部、协和太后与皇帝之间的关系、祭奠过世王公妃嫔、协助会审案狱,并倡议“大阅以讲武”,自教武进士骑射……顺治十三年,鳌拜旧伤复发,卧床不起,顺治亲临鳌府慰问。

  苏克萨哈原为多尔衮近侍,正白旗骨干之臣,被多尔衮荐为议政大臣。多尔衮死后,未出三月,苏克萨哈与詹岱、穆济伦首讦多尔衮私备“八补黄袍、大东珠、素珠、黑狐褂”,“阴谋篡逆”。《清史稿·苏克萨哈传》记载:“苏克萨哈隶睿亲王多尔衮属下,王薨,苏克萨哈与王府护卫詹岱等讦王谋移驻永平诸逆状,及殡敛服色违制,王坐是追黜。是年,擢巴牙喇纛章京。”巴牙喇纛章京,即皇帝护卫营长官。而后,苏克萨哈率兵征战孙可望等,“六战皆捷”,“叙功,晋二等精奇尼哈番,擢领侍卫内大臣,加太子太保”。

  遏必隆与多尔衮是否有交集,史书未载。而顺治五年,遏必隆侄儿、侍卫科普索诬告其与白旗诸王有隙,设兵护门,被夺去世职及佐领,此时为多尔衮执政拍板。世祖亲政,遏必隆打赢了官司,复职。科普索旋获罪,以所袭图尔格二等公爵令遏必隆并袭为一等公。遏必隆被授议政大臣,擢领侍卫内大臣,累加少傅兼太子太傅。

  《清史稿》评价:“四辅臣当国时,改世祖之政,必举太祖、太宗以为辞。然世祖罢明季三饷,四辅臣时复徵练饷,并令并入地丁考成。此非太祖、太宗旧制然也,则又将何辞?索尼忠于事主,始终一节,锡以美谥,诚无愧焉。苏克萨哈见忌同列,遂致覆宗。遏必隆党比求全,几及于祸。鳌拜多戮无辜,功不掩罪。圣祖不加诛殛,亦云幸矣。”

  后来,鳌拜与康熙较量,曾居上风,但四辅臣相互制衡,使康熙借力打力,很快成为了最后的胜利者。

  至于顺治帝的遗诏,有人认为是孝庄太后以福临“遗诏”的名义,宣布索尼、苏克萨哈、遏必隆、鳌拜辅佐幼主。福临病逝前一日,召原任学士麻勒吉、学士王熙至养心殿,降旨自责,立皇太子。定四大臣辅政,草拟遗诏。命麻勒吉和侍卫贾卜嘉“拜诏奏知太后”,宣示王贝勒大臣。所以说,这份遗诏,有孝庄授意、四辅炮制的可能。

  但不管如何说,都能看出未必不是顺治帝的心思,就是要杜绝多尔衮及多尔衮式亲王擅权的政治影响。

  非亲王的重臣辅政,少去了叔伯亲王旗主所谓议政和实力制衡。即便他们中间有人越权擅政,他们之间会相互牵制,而且掌管着八旗的亲王群体也在后台制约。

相关阅读
看过本文的人还喜欢
清朝历史|清朝皇帝|清朝那些事|清朝野史|清朝战役|清朝文化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来自互联网,若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尽快删除。Copyright © 清朝历史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6089877号 QQ:2680731792